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帕特·基辛格其人:纹身、理想主义、虔诚的基督徒

原标题:帕特·基辛格其人:纹身、理想主义、虔诚的基督徒 来源:财富中文网

在众人看来,软件公司VMware的首席执行官帕特·基辛格有些理想主义、不切实际。他曾经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年度客户大会上问观众:“我要怎么做才能更好地履行我对公司的承诺?”

他的答案是:“我去街上弄了个纹身。”

基辛格卷起袖子,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纹身——左前臂上赫然几个黑体大字,是公司的名字。这一举动似乎体现了基辛格对VMware的终身忠诚。

观众笑了,但他的妻子不觉得好笑。幸运的是,纹身并不是永久的。

尤其是现在,从他的职业转变来看,幸好那个纹身是暂时的。

英特尔于1月13日宣布,其现任首席执行官司睿博(Bob Swan)将于下月离职,由基辛格接任。这无疑是一场“浪子回头”——59岁的基辛格,曾经在英特尔工作了30年,2009年离开英特尔进入EMC,最终成为VMware的高管。

英特尔宣布,今年2月,VMware的首席执行官帕特·基辛格将接替司睿博,正式成为英特尔的新首席执行官。图片来源:MILIND SHELTE—INDIA TODAY GROUP/GETTY IMAGES

现在,他又回来了。

英特尔需要外援。这家公司曾经在个人电脑和服务器领域独占鳌头,但现在,它正面临着四面楚歌的境地。制造方面的问题阻塞了英特尔自家芯片的改进之路,但AMD正在通过高性能处理器抢占市场份额。

英伟达正在收购竞争对手ARM,以巩固其在处理器芯片领域的地位。与此同时,苹果不再使用英特尔,转向自研芯片,微软也或将效仿此举。亚马逊、谷歌的大型云服务体系也在开发自研服务器芯片,以取代英特尔。

1月13日,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资深芯片行业分析师斯泰西·拉斯贡指出,英特尔未来三年的很多缺陷“可能已经板上钉钉,帕特也无力改变这一点”。

但是,基辛格似乎有着扭转乾坤的本领。

基辛格在宾西法尼亚州农村的一个农场长大,天未亮时就要起床照顾猪牛。他每天起床后就要“去做一整天尘土飞扬的工作,还要时刻提防被动物踢到”。

他的父母都没有读上九年级。“他们从我们很小的时候就不断敦促我们:去上学,去上学,去上学。”他说。

高中时,他就展现出在数学和科学方面的天赋,在林肯技术学院的分校获得奖学金后,基辛格早早地毕业了。

那是他第一次接触电脑,擅长电子的基辛格立马引起了英特尔招聘人员的注意。在人生中第一段飞机旅途之后,他终于在硅谷参加了面试。

那是1979年,基辛格年仅18岁,没有获得大学学位。在英特尔,他得到了一份质量控制技术员的工作。

但他没有停止学习深造。利用英特尔的学费报销计划和灵活的工作时间政策,他于1983年在圣克拉拉大学获得电气工程学士学位,并于1985年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硕士学位,所有这些学位都是他在全职工作的同时取得的。传奇人物计算机科学教授约翰·亨尼斯就是基辛格在斯坦福大学读书期间的硕士导师。

他肩负的责任也越来越重。

在研发英特尔386处理器的工作中,他引起了冲劲十足的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安迪·格鲁夫的注意。后来,基辛格表示,这是他“职业生涯的关键时刻”。

此后数十年,格鲁夫都给予了基辛格悉心的指导。

二十多岁时,基辛格便开始负责英特尔当时颇为流行的486芯片产品线设计,并于2001年,在他40岁时成为该公司有史以来的第一位首席技术官。

基辛格虔诚的基督徒背景让他在硅谷显得有些与众不同。他说,正是深厚的宗教底蕴帮助他渡过了工作上的困境。

他最喜欢的一段《圣经·歌罗西书》经文说:“无论做什么,都要从心里做,像是给上帝做的,不是给人做的。”

他在2016年的一次采访中引用了这节经文,并补充说:“我能够抛开在董事会会议或电话销售会议上的不悦,第二天恢复元气,重新开始,乐观积极地为了自己的目标全力以赴。”

初次移居加州时,他还在做礼拜的时候邂逅了他的妻子琳达。

尽管基辛格在英特尔展露出了非凡的才华,也取得了卓越的成功,但在2005年,他却与该公司的最高职位擦肩而过——那时出任首席执行官的是保罗·欧德宁。

2009年,基辛格跳槽到数据存储巨头EMC担任首席运营官,并搬到波士顿地区。

他仍然以担任首席执行官为目标,并要求参加EMC董事会会议,还从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杰克·埃根那里获得了很多建议。

基辛格后来回忆说,埃根告诉他:“我们是一家东海岸公司。你要穿得像在一家东海岸公司工作一样。”他当晚就立即前往诺德斯特龙百货商场购物。

埃根还告诉基辛格,他要更好地了解公司的财务状况。因此,基辛格花了一年的时间,跟着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位教授进修。

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:2012年,EMC的VMware部门开始运营,由基辛格担任最高职位。

最初,这场商业激战是围绕云计算业务展开的。

亚马逊提议各公司放弃运营自己的数据中心,转向云计算。基辛格则试图推出可以使数据中心更高效、安全的产品来反击。然后,VMware便尝试创建自己的云服务,但以失败告终。

反对云服务终归是一场失败的战斗,基辛格也彻底改变了战略,让VMware与亚马逊和微软提供的服务合作,并开发了能够帮助客户迁移到云的软件。

“简而言之,客户要求我们可以联手合作,这样就能够做成更多的事情。”基辛格在2019年8月告诉《财富》杂志,解释了与微软的云计算服务Azure的交易。

此前,他还曾经在2019年4月接受《财富》杂志采访时,谈论过自己的治世哲学:“如果不能在这些新的浪潮打过来之前就做出改变,那么你就只能是块浮木;必须抓住正确的潮流并顺势而为,同时还要有可以推动你向前迈进的能量。”

深厚的工科背景让基辛格能够敏锐地识别出“云”这类时代潮流,这也有助于他掌舵英特尔。

几年前,他甚至创造了一个缩写,用来代表当时最重要的趋势——尽管这可能只有工程师才会喜欢:SOMOCLOBAT,即社交(social)、移动(mobile)、云(cloud)和大数据分析(big analytical data)。

但英特尔在其中的一些领域内屡屡受挫,特别是“移动”这块。基辛格可能将需要更多的缩写才能成功。(财富中文网)

基辛格在2019年11月下旬来北京时,接受了《财富》(中文版)专访,阅读《帕特·基辛格:我们来中国种地,不打猎》,以及更多深度报道和榜单,请关注“财富中文网”官方网站和微信,并下载安装《财富》官方App“财富Plus”,第一时间获得通知。

编译:杨二一、陈聪聪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申博体育官网_欢迎您 » 帕特·基辛格其人:纹身、理想主义、虔诚的基督徒